列表页top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国际新闻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2018-05-19 05:2258南京网编辑:58nj.com人气:
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1947年8月,英国结束了在印度的殖民统治。

数百万的穆斯林搬到了巴基斯坦西部和东部(现孟加拉国), 数百万计的印度教徒和锡克人前往了印度的新边界。

共同生存了几个世纪的不同派系从此陷入了暴力斗争,造成数百多万人死亡,成千上万的妇女被强暴和绑架。

70年后,12位现在居住在英国的亲历者回忆了当时的经历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Karam:分治之前,我们穆斯林、印度教徒和锡克人就像一家人,没有人觉得会分治。 我仍然困惑为什么人们会转变得如此之快。外来人员袭击了我们的村庄,一只中毒的矛穿过我的手臂,我被抛弃在那里等死。我的妹妹被一个穆斯林家庭救了下来,他们将她藏在家里。但我的父亲遇害了。现在我还常做关于那段时间的噩梦,颤抖着醒来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Khurshid:所有的孩子——印度教徒、锡克人、穆斯林、基督徒曾经在学校大声抗议:“我们想独立,印度是我们的!”但是在德里,很多穆斯林都被杀了。我们意识到无法留在印度了,我们不得不去巴基斯坦。我的两个最好的朋友是印度教徒。我们常常经常去对方家拜访。分治后,他们给我写了一封信,说我留在印度的穆斯林朋友被我们的老师强暴了。我无法描述我有多难过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Mohindra:我留着一块我的老房子上的砖。它常常让我想起曾经的好时光。我父亲一直不愿意离开,他非常喜欢那个地方。我记得1947年9月13日,我六岁生日那天,我们离开我们在巴基斯坦的家,我们不得不步行25英里搭火车去印度。火车即将启动,我父亲决定“就这样吧,我们下车吧”,因为我的哥哥没法上车,车上没有空间了。这是最后一刻做的决定,第二天我们知道火车上的人无一生还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Pamela:在维多利亚纪念馆的美丽花园里,我们会推着宝宝的婴儿车,和我们的小朋友见面,保姆都穿着白色的衣服。我们在那里度过了愉快的时光。当时我可以到加尔各答的任何地方去。直到有一天,我骑着自行车,突然一个印度男人把我的自行车推开了。他说:“滚出印度”。我跌坐在马路上,汽车和人力车从我身边经过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Ramen:1942年,作为“退出印度运动”的一部分,我抢劫了帝国烟草公司的卷烟。当有人侵袭印度教徒的飞地时,我投掷了汽油弹和钉子炸弹,驱散了人群。现在我感到悔悟。但有必要把他们赶走,这是自卫。在东巴基斯坦独立日,我们举起了印度的旗帜。但是我们被告知要把它拿下来。我们意识到我们不再是主人了。分治让我的人生分崩离析,印度不再是原来的印度了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Mehroo:我们必须跨过废墟去上学。我们是帕西人(拜火教徒),谁都不惹,我们很安全。我们有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仆人。出门的时候,我让他们穿着我们的帕西服装,我要保护他们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Khurshid:街上兵荒马乱,我叔叔曾经说过:“我们的男人会杀死我们的女人,并且把流氓打死,但永远不会离开。”我的祖母站了起来,她说女人也应该说话。她是一个勇敢的女人。家人听从了她的话,我们离开了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Malcolm:作为英裔印度人,别人可能觉得我有些特权。我能去好学校,从中获得与英国生活方式相关的价值观。但是在加尔各答的分裂的之下,骚乱和罢工不断发生,杀戮持续。那是一个动荡的时期。我个人并不觉得英国人离开印度会威胁我们的生活方式,但我的家人觉得。他们觉得我会找不到工作,因为(印度人)对英国人有偏见。这就是为什么我来到英国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Denys:1947年8月,我们已经寥寥无几了。独立日那天,我在拉合尔准备回英国。我记得有人握着我的手说:“谢谢你,感谢你让我们独立。”那是一个可怕的时刻。所有像我这样的英国军人都认为分治来得太快了,整件事都没有想到。我认为英国政府急于完成这项工作,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Harchet:我们被告知要走在我们的车后面,那辆车被两只牛拉着,装满了食物、衣服和动物饲料。我们不知道我们要去印度。同行的人越来越多,其他的村庄逐渐加入了我们。最后,这条队伍长达几英里。我们告诉自己我们会在和平以后再去印度。但当我们看到眼前的惨状时,我们想“我们该怎么回去?”我永远不会抹去悲惨的回忆。英国人说你们可以独立了,但是当你失去了一切的时候呢?我们最后以这样的代价获得了独立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Poonam:我的母亲谈到她的邻居时总觉得亏欠了他们。分治是塑造了我母亲,大概也塑造了我。因为它定义了我母亲,我母亲定义了我。

回到1947:12位亲历者谈印巴分治

Razia:分治(对我来说)几乎是一个禁忌的话题,谈论它是非常痛苦的。选择留在印度,对穆斯林来说非常困难,就像那些离开的人一样困难。我妈妈的家人去了巴基斯坦,但我父亲的家人反对分裂并留在了印度。我的妈妈压力很大,她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戚了。我认为治愈很重要。伤口可能已经被覆盖了,但仍然在侵蚀着生活在次大陆的人们和移民后代的身体。对我来说,分治依然回响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。

'.replace(/
|\n|\r/ig,
(来源:δ֪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58南京网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58南京网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58南京网,http://www.58nj.com/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  • 推荐专题上方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二战中时运不济的被俘美军飞行员,在押解途中被德国百姓群殴致死

二战中时运不济的被俘美军飞行员,在押解途中


列表页底部广告
返回首页